<cite id="5zzfv"><span id="5zzfv"><menuitem id="5zzfv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<var id="5zzfv"><strike id="5zzfv"><thead id="5zzfv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5zzfv"></cite>
<var id="5zzfv"><video id="5zzfv"><thead id="5zzfv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5zzfv"></var>
<var id="5zzfv"><video id="5zzfv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5zzfv"><span id="5zzfv"></span></var>
<var id="5zzfv"></var>
<var id="5zzfv"></var>
<cite id="5zzfv"><video id="5zzfv"><thead id="5zzfv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5zzfv"><video id="5zzfv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5zzfv"></var>
<cite id="5zzfv"><video id="5zzfv"></video></cite>
    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职工艺苑

麦子黄了

作者:张宝 来源:绕城分公司绕南管理所 时间:2019/6/6  

  六月的骄阳直勾勾地照耀着三秦大地,开车走在回老家的路上,摇下车窗,阵阵热浪袭来,夹杂着麦秸秆的味道,吹在脸上,把我的思绪又拉回到了小时候的麦收时节。
  我的家乡地处渭河平原,南依骊山,北邻渭水,临潼县城虽不大,但历史上,这块神奇的土地诞生过太多的传说与故事,这个季节的阳光就像历史赋予这片土地上人的性格一样,简单直接,不带含蓄拐弯,让地里的麦子充分吸收这个时节的温度,胀满了自己的颗粒,压低了自己的枝头,等待着人们收获又一季的粮食。
  回家的小路,两边一望无际的田园风光,看看这家的蔬菜大棚,看看另一边垂下的柳枝,心情无限的好!农忙时节,各式各样的收获工具占据了原本不太宽敞的道路,人们忙碌的身影,让道路有些拥挤,一种收获的紧迫感随之袭来。麦地里轰鸣的收割机取代了原始的镰刀,不断发展的机械让收割更有效率,却也悄悄收割了我小时候的麦收记忆。也许是我太久不在田间劳作的原因,一方面不希望看到父辈们如此操劳,却又在经过那成片成片金黄的麦地时,希望回到记忆中的小时候。也许我回忆的是全家老小一起劳作的热闹场面,也许我怀念的是自己的童年而已,总之,时代的进步,科技的发展,改变了太多,往日繁忙的场面也只能在思绪里泛起点点涟漪。
  站在老家的田间地头,西下的夕阳渐渐消失在渭水的起点。田间的人们收拾自己的工具,回家准备晚饭,在洗去一身的疲惫后,也许他们会坐在哪家门前讨论今年的收成,或者是哪家的孩子又回来帮忙,等倦意来袭时便又各回各家,早早歇息,准备明天的农活,毕竟六月的麦收就像是虎口夺食,虽然现在粮食不像过去那样紧缺,但农忙的紧张情绪还是一直弥漫在乡间地头。有时候我会想,我们这一代,还有我的孩子,是不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极少再能体会农忙时节的乐趣,或者说体验那份收获的辛苦与喜悦,我们的成长过程越来越简单,对土地和粮食的感情也许没有父辈那样的深厚。那么,如今又到了农忙收获的季节,那些在我们记忆中渐渐消失的关中麦收故事,我们是不是应该带着孩子体验,总归不能让麦收的记忆就此慢慢淡出我们的生活吧!

  •  
  •  
页码赛车_页码赛车|官网_首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